• TEDx SYSU 将于北京时间2009年6月14日下午2:30正式开幕,欢迎各位TED粉丝到现场或通过网络关注我们的活动:

    活动豆瓣页面: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0707355/

    饭否直播

    http://fanfou.com/tedxsysu

    twitter直播

    http://twitter.com/tedxsysu

  • 2009-03-21

    用TED学习 - [TEDtalks]

    在豆瓣TEDTalks小组看到一个帖子,问的是怎么用TED学习。我简单想了一下,回复如下:

      其实用TED来学习,可以有各种不同的思路和方法嘛,前面樂樂提到的那个方法就挺不错的,这里简单补充几点:
      
      a. 大多数的TEDTalk是可以直接通过听就能听出个所以然来的,但是也有好些是需要了解了一定的背景之后,才能更深刻的体会到讲者的深意的。之前在TEDtoChina.com这个网站上介绍的Bill McDonough的演讲就属于这一类。Bill在这个演讲里提到了一种叫"cradle to cradle design"的设计理念,假如之前未曾听说过cradle to cradle,可能听完了还是一头雾水。我就专门买了《从摇篮到摇篮》这本书,看过书后方才懂得这一理念的伟大意义。
      
      b. 其实很多时候,TEDTalk 带给我的是一些有趣的想法(比如Once upon a school),这些想法本身就非常好玩,更多时候是获得某种启发(比如Dan Dennett的演讲就有这样的力量),这同样也是学习的一种方式啊。
      
      c. "拿ted talks来学英文?太浪费了吧"
      假如你只是为了提高你的英语听力能力,多听一些TEDTalk也无妨,至少大部分TEDTalk都比较容易听得懂。但单单为了学英语而听TEDTalk,那就实在是有点浪费了。

  • 今天刚好看到一篇讲Thank-you Notes的文章,意思是假如我们能在得到别人帮助之余给别人写一封感谢信,将不但可以给帮我们的人带来快乐,还会给我们自己带来好处。

    怎样写感谢信?

    以短见长。

    一般应当使用正式的称谓(除非你们交往很深);简单的写你们曾有何联系(我们那天晚上在咖啡馆共赏咖啡,我买了单),对方何事帮了你,也是简单的一两句(谢谢您在择业上对我给予的指导);最后是写上自己的名字。记住,感谢信一定要用手写。


    什么时候该写感谢信?

    收到礼物时;
    招聘面试之后;(不管您最终是否被录用,您都应当表示感激,因为哪怕是你被否决了,你也可以从中看到自己哪方面不足)
    有人帮了你,不管是私人场合还是职场上:这一点对于建立更牢固的人脉非常有意义。假如您的社交能力不是很强,那么简单的一封感谢信也许可以帮助您结识您未来的同事、客户或者朋友。
    当您和他人有职业上的联系时;(不是说要写给每一位给你递名片的人,只是当你和对方有过接触,并产生做出点有意义的事情时。比如你和对方在会上谈得很深入,会后你可以拿出对方名片,在背后写上简单的备忘,回去以后再送上感谢信)

    写感谢信次数不要过于频繁。一般对于同一个人半年内写一次就够了。多了反而无益。
  • 2008-04-28

    Ubuntu OpenWeek - [Ubuntu]

    UbuntuOpenWeek本周在IRC频道上拉开帷幕。Ubuntu自Edgy开始,每次推出新的发行版,都会在IRC上搞一个OpenWeek的活动。一来可以让Ubuntu走近大众,二来也让Ubuntu使用者、开发者和爱好者有了一次社区交流的机会。非常难得。上次的UbuntuOpenWeek我参加了Documentation Q&A以及Ubuntu Desktop Team两个session,收获蛮大的。还有,每一期的UbuntuOpenWeek都会邀请Ubuntu的创建人Mark Shuttleworth与大家共聚IRC,讨论各种有趣的话题。想对Ubuntu以及其社区了解更多的朋友,切莫错过这一难得的机会哟!
  • 今天从Planet Ubuntu那里获知Ubuntu社区正在搞一个每日消灭五只“臭虫”(bug) 的活动,并且不管你是不是程序员都可以参与到其中。不妨关注一下:-)
  • Es stehen unbeweglich
    Die Sterne in der Höh,
    Viel tausend Jahr, und schauen
    Sich an mit Liebesweh.
     
    Sie sprechen eine Sprache,
    Die ist so reich, so schön;
    Doch keiner der Philologen
    Kann diese Sprache verstehn.
     
    Ich aber hab sie gelernet,
    Und ich vergesse sie nicht;
    Mir diente als Grammatik
    Der Herzallerliebsten Gesicht.